主題: 賣豬轉自彭澤群

  • 老汪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20035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9/5/4 19:29:50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彭澤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退休賦閑,撿習書法。妻兒都說,我的“家”字寫得最好。


殊不知,我寫“家”字傾注了我一番別樣的情感,特別是寫其中的“豕”時,母親每年賣豬那酸楚的一幕,便浮現在眼前。


炙熱了一天的暑夏,清晨才有幾許涼意。母親每逢這天,總要早早地起床,煮好一罐碎米菜粥,提到屋邊的豬欄里,獨自細心地喂著那頭將要“出嫁”的豬。


母親將粥一瓢瓢小心地舀進石槽里,輕輕地攪動著,生怕燙著了它。家豬從未吃過如此的美味,急于搶食。


母親邊喂邊噥噥地說:


“沒吃過這么好吃的吧?不要急,慢慢吃,吃得飽飽的!吃完你就要出嫁了!”


那豬似乎聽懂了母親含情脈脈的話,果然吃得斯文了,不慌不忙,慢悠悠地盡情享受著。在一年的時間里,母親每餐喂食,都要與豬說上一通話。她與它之間有了相當的默契。


家里賣豬是一年最大的一宗收入,是一件很隆重的事。父親頭天從養路隊里借來板車,準備好繩索。那是為豬“出嫁”準備的“花轎”。


母親頭晚備好白菜碎米,要為吃著野草長大的豬煮一罐它難忘的佳肴。同時買來一小掛鞭炮,為豬送行。


待她喂飽了豬,剛上初中的我便和父親一起,將豬捉出欄來,推推搡搡地把它弄上“轎”去,用繩索捆好。家豬不知是戀家還是恐懼,拼命地掙扎著、嚎叫著。我和父親拉著板車上路,身后便響起了母親點燃的鞭炮聲。


母親此時總是同年底宰年豬一樣,點鞭炮時顯出一股宗教般肅穆的表情。


食品站位于離家四五里地的小鎮上,每年都要代表政府將生豬派購任務下達到各村。生產隊長指定我家一年向國家送購一頭豬。食品站要收購周邊村莊數千頭活豬,便成了他們權力顯赫的一部分。


村人送去的活豬憑重量論價,稱了毛重后,要除掉肚里的潲水(村民送去時總是將豬喂得飽飽的),輕于一百一十斤的拒收。扣除潲重就成了顯示他們權力的一句話。


父親拉著板車在坎坷的沙石公路上前行,我在邊上小心翼翼地扶著板車,盡量減少顛簸。因為一顛簸豬就要掙扎嚎叫,一大泡豬屎便拉了出來。


母親匆匆跟在后面,一見豬拉屎就心疼得不行,連連對我們吼叫:“慢一點!”在母親的眼里,豬拉出來的不是一坨坨糞便,而是一張張的鈔票啊!


此時母親上前,邊走邊撫摸著豬身體,又一次同它說話:


“不要動,乖乖的!到了食品站就有好吃的了!”


那豬似乎懂得了母親的心情,真的一路上不再動彈,也不拉屎了。母親的舉止讓我深為感動,人情至深有知已啊!


母親為了操持這個家,每天要提籃四處打豬草,辛苦一年養大兩頭豬,一頭送購,一頭留到過年。頭天晚上,我聽見隔壁房里父母親在盤算——


母親說,明天若能賣到50塊錢,除了給老大(即我)交學費,還要給他做件像樣的衣服呢,都快長成大人了。


父親說,給老二也做件,他在外做木匠要體面的。


母親說,老二就不做了,留點錢要人情打送的。接著便是一陣緊咳。我躲在被里悄悄聽著,淚水便流到了枕邊。窮家難理,父母持家是何等的艱難呢。


我們把豬拉到食品站,太陽已是火辣辣的了。待把豬解下板車,它已氣喘吁吁,燥熱難耐地奔跑,一大泡屎又拉了出來。


母親嘴里嘖嘖地又是一陣心疼。此時我也似乎懂得,那一大灘的豬屎,或許就是弟弟的一件新衣啊。母親連忙要父親和我把豬拉到樹蔭下的水溝里去,讓豬納涼喝水。然后她急急地去找食品站的站長冷麻子。


冷麻子家就在我家的河對面。當了站長就是國家的人。五里三鄉送來的豬,早些晚些過秤,除多少潲水,全憑他的一句話。此時坪上已送來五六頭豬,都在等著過秤。站里卻讓他們等上一兩個時辰,為的是讓豬們拉得空些。


母親去找冷麻子,能否看在一河兩岸的鄉親份上,讓他早些給自家的豬過秤,少除點潲水。片刻,冷麻子走出門來,嘴里叼著煙,兩手神氣地叉在腰間,朝我們這邊望著。


母親堆滿笑臉討好地在他身邊說著,而冷麻子卻不看母親一眼,嘴上說句什么便又轉進屋去。見此情景,我的心被刺得生疼,一股恨恨的悲愴情緒涌了上來。


母親過來悻悻地說,要排隊等呢。父親聽了嘆了口氣,顯得很無奈。父親雖是鄉間中醫,卻是固守儒道,不善俗交,此等的外交全靠母親。我此時的心里很為母親感到悲憐,恨不能一夜長大,讓自己寬厚的肩膀去為弱小的母親多一些擔當。


好不容易等到冷麻子帶人來,為我家的豬過了秤,除了潲,把豬趕進了大欄里。母親倚在欄外,久久地望著自家的豬怯生生地走進豬群。豬們欺生,紛紛過來向它攻擊。


母親急得不行,忙撿起石頭砸過去,嘴里大罵著:


“畜生!你們不能欺負它!”


我在邊上看母親不舍得離開,心情一時難以名狀。


母親結賬出來,手里攥著一疊錢,臉上雖然有了些笑容,但嘴上仍說:


“還不到50塊呢。”


我靠母親賣豬,念完了高中,上了大學。回縣十年后竟然當上了縣長。可惜我的母親未能看到這一天!


那年清明,我回去給母親掃墓。已退休在家的冷麻子因事找上門來,在我面前又是遞煙,又是點火,一臉的討好相。當年賣豬的一幕頓時又浮現在我的眼前。


滄海桑田,遠離貧窮就能走近尊嚴。我望著眼前這張變異了的臉,心中涌上了一股為母親揚眉吐氣的快意!


我自覺作為縣長的心胸未免狹隘,深知冷麻子當年那副嘴臉,應屬于那個年代。但在心里頭還是說了一句,母親,你看到了今天嗎?? ? ?
  
  • 嗯嗯
  • 發表于:2019/5/27 15:21:51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當地人優先,免費培訓!吃苦耐勞誠實,16-60歲都可做!
加班有餐補,每天八小時上班打卡!有時間做點,沒時間就不做唄!
五險一金我們包了!人事部薇新,3384631376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今期码报开什么特马